首页 > 正文
北京筋膜提升适合多大年纪,北京脸部皮肤下垂提升,北京胶原蛋白线提升价格

北京下脸部悬吊除皱多少钱,北京东方瑞丽尚品地址多少,瑞丽尚品整形美容正规吗,东方瑞丽尚品整形好不好,北京面部提拉手术案例图片,北京皮肤紧致提拉做什么,北京蛋白埋线提升适合哪个年龄,北京为什么脸上有皱纹,北京面部提升单侧脸图,北京面颊下垂提升快速消肿

  原标题:改用日本时间、禁止挂五星(红)旗,这个机构已超越立法机构成为台湾头号乱源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

  近期,台湾岛内不断冒出一些内容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又明显带有政治操作性质的提案,包括提出把台湾地区的时区由“东八区”修改为“东九区”,向日本时间靠拢,以及“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等。

  这些提案除了迅速在岛内引发争议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即背后都有所谓的“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下称“公共政策平台”)的身影。

  照搬美国白宫官网的请愿网页“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台湾当局的所谓“国家发展委员会”于两年前设立“公共政策平台”。主要流程为,网民向平台后台发起并提交提案,“国发会”在后台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得以准许在平台上呈现并开放联署。

  如果某个提案的联署超过5000个便得以成案,未超过5000个联署则不予成案。而提案一旦成案,“国发会”必须在一周内指定相关负责部门,在两个月时间以内对提案进行回应。

  这样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民意的公共政策参与平台,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如“目前台湾高中生普遍睡眠不足,上学时间应延迟”等提案就曾被台当局采纳并实施。

  但是,随着岛内当前意识形态操作以及政治清算氛围的日渐浓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背离了创立时的初衷,发生了质变。

 

  美国自2011年推行“我们人民”网站以来,受限于网民水平的参差不齐影响,所取得成效并不理想。虽然“我们人民”推行的目的是为了让美国人可以对政府的政策和行为提出意见和建议。但是,目前却出现被“玩坏”的迹象。各类稀奇古怪的问题层出不穷。美国国内关于修订门槛以及标准的讨论也持续不断。

  照搬“我们人民”模式,旨在收集台湾岛内民众关于民生等议题看法的“公共政策平台”,被“玩坏”的现象更为严重。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公共政策平台”中已成案的提案比例仅占3.7%。

  如果关注发起提案以及签名联署的网友资料,也可以发现,这些网民的姓名普遍以网名为主。而网民登录“公共政策平台”的方式甚至还可以利用不需要实名注册的社交网站账号进行关联登录。这也就是说,即使有网民匿名发起提案,并有超过5000个不具真实身份的网民进行联署,台湾当局也需要进行回应。

  事实上,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特征,网络民意本来就带有一定的泡沫色彩,“权责对等”的规则对于网络言论也并未起到多大作用。由此,各种制造话题、不负责的言论借由“公共政策平台”成为社会热点,该平台也成为一个争议话题的官方传播载体。

  当然,通过在“公共政策平台”联署,继而成为争议话题,在岛内持续热炒,增加曝光度,对话题的传播度和影响力存在一定的好处。随着民进党的全面执政,擅长操纵民意的绿营势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平台。

  根据“公共政策平台”对外所公布的提案审核标准,只要网民提出的提案不违反法律法规和善良风俗,不涉及个人隐私等,都可以对外呈现并开放联署。

  然而在当局的操纵下,政治操作成为“公共政策平台”的一大特征,对于提案的审核完全以绿营意识形态为标准。在这种双重标准下,符合绿营意识形态的就准予联署,不符合绿营政策和意识形态根本就不给呈现的机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成为绿营制造话题以及宣传意识形态的平台,原本作为反映岛内民众民意的平台,现在所反映的也只是被扭曲、被切割的片面民意。

  比如,绿营人士提出所谓“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的提案并成功得到审核以后,就有蓝营人士申请发起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台独”旗帜的提案,结果却被“国发会”以所谓的“不能侵犯言论自由”而拒绝通过审核。而同样的,蓝营人士提出的“禁止把中文姓名改为罗马拼音”“支持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等提案,均未被审核通过。

  显然,是否提倡“台独”“去中国化”等,已经成为“公共政策平台”审核提案的唯一标准。而如果提案涉及到国家统一、反对“台独”等相关议题,根本就不会获得联署的机会。

  换句话说,只要没有违背绿营的意识形态,没有对民进党当局提出批评等,任何提案都可以通过审核。甚至,甚至不乏一些“与外星人建立外事关系”等内容乱七八糟,与经济、民生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提案。

  这就带来一种现象,自从民进党上台以来,与“去中国化”“台独”等政治操作议题相关的提案,出现的频次越来越密集。与之相对应,同民生、经济等议题有关的提案则越来越少。

  而“公共政策平台”所属的“国发会”,本来应该负责台湾地区经济、外贸等政策的规划与制定。之前,蔡英文当局已经派任了一位不具任何经济背景,连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ASEAN(东盟)都分不清楚的陈美伶担任“国发会”的负责人。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也难怪,有岛内媒体嘲讽,“国发会”已经通过“公共政策平台”,大跨步地赶上台湾当局立法机构,成为岛内乱源的第一名。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改用日本时间、禁止挂五星(红)旗,这个机构已超越立法机构成为台湾头号乱源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

  近期,台湾岛内不断冒出一些内容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又明显带有政治操作性质的提案,包括提出把台湾地区的时区由“东八区”修改为“东九区”,向日本时间靠拢,以及“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等。

  这些提案除了迅速在岛内引发争议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即背后都有所谓的“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下称“公共政策平台”)的身影。

  照搬美国白宫官网的请愿网页“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台湾当局的所谓“国家发展委员会”于两年前设立“公共政策平台”。主要流程为,网民向平台后台发起并提交提案,“国发会”在后台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得以准许在平台上呈现并开放联署。

  如果某个提案的联署超过5000个便得以成案,未超过5000个联署则不予成案。而提案一旦成案,“国发会”必须在一周内指定相关负责部门,在两个月时间以内对提案进行回应。

  这样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民意的公共政策参与平台,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如“目前台湾高中生普遍睡眠不足,上学时间应延迟”等提案就曾被台当局采纳并实施。

  但是,随着岛内当前意识形态操作以及政治清算氛围的日渐浓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背离了创立时的初衷,发生了质变。

 

  美国自2011年推行“我们人民”网站以来,受限于网民水平的参差不齐影响,所取得成效并不理想。虽然“我们人民”推行的目的是为了让美国人可以对政府的政策和行为提出意见和建议。但是,目前却出现被“玩坏”的迹象。各类稀奇古怪的问题层出不穷。美国国内关于修订门槛以及标准的讨论也持续不断。

  照搬“我们人民”模式,旨在收集台湾岛内民众关于民生等议题看法的“公共政策平台”,被“玩坏”的现象更为严重。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公共政策平台”中已成案的提案比例仅占3.7%。

  如果关注发起提案以及签名联署的网友资料,也可以发现,这些网民的姓名普遍以网名为主。而网民登录“公共政策平台”的方式甚至还可以利用不需要实名注册的社交网站账号进行关联登录。这也就是说,即使有网民匿名发起提案,并有超过5000个不具真实身份的网民进行联署,台湾当局也需要进行回应。

  事实上,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特征,网络民意本来就带有一定的泡沫色彩,“权责对等”的规则对于网络言论也并未起到多大作用。由此,各种制造话题、不负责的言论借由“公共政策平台”成为社会热点,该平台也成为一个争议话题的官方传播载体。

  当然,通过在“公共政策平台”联署,继而成为争议话题,在岛内持续热炒,增加曝光度,对话题的传播度和影响力存在一定的好处。随着民进党的全面执政,擅长操纵民意的绿营势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平台。

  根据“公共政策平台”对外所公布的提案审核标准,只要网民提出的提案不违反法律法规和善良风俗,不涉及个人隐私等,都可以对外呈现并开放联署。

  然而在当局的操纵下,政治操作成为“公共政策平台”的一大特征,对于提案的审核完全以绿营意识形态为标准。在这种双重标准下,符合绿营意识形态的就准予联署,不符合绿营政策和意识形态根本就不给呈现的机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成为绿营制造话题以及宣传意识形态的平台,原本作为反映岛内民众民意的平台,现在所反映的也只是被扭曲、被切割的片面民意。

  比如,绿营人士提出所谓“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的提案并成功得到审核以后,就有蓝营人士申请发起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台独”旗帜的提案,结果却被“国发会”以所谓的“不能侵犯言论自由”而拒绝通过审核。而同样的,蓝营人士提出的“禁止把中文姓名改为罗马拼音”“支持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等提案,均未被审核通过。

  显然,是否提倡“台独”“去中国化”等,已经成为“公共政策平台”审核提案的唯一标准。而如果提案涉及到国家统一、反对“台独”等相关议题,根本就不会获得联署的机会。

  换句话说,只要没有违背绿营的意识形态,没有对民进党当局提出批评等,任何提案都可以通过审核。甚至,甚至不乏一些“与外星人建立外事关系”等内容乱七八糟,与经济、民生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提案。

  这就带来一种现象,自从民进党上台以来,与“去中国化”“台独”等政治操作议题相关的提案,出现的频次越来越密集。与之相对应,同民生、经济等议题有关的提案则越来越少。

  而“公共政策平台”所属的“国发会”,本来应该负责台湾地区经济、外贸等政策的规划与制定。之前,蔡英文当局已经派任了一位不具任何经济背景,连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ASEAN(东盟)都分不清楚的陈美伶担任“国发会”的负责人。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也难怪,有岛内媒体嘲讽,“国发会”已经通过“公共政策平台”,大跨步地赶上台湾当局立法机构,成为岛内乱源的第一名。

 

责任编辑:桂强

  原标题:改用日本时间、禁止挂五星(红)旗,这个机构已超越立法机构成为台湾头号乱源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

  近期,台湾岛内不断冒出一些内容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又明显带有政治操作性质的提案,包括提出把台湾地区的时区由“东八区”修改为“东九区”,向日本时间靠拢,以及“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等。

  这些提案除了迅速在岛内引发争议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即背后都有所谓的“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下称“公共政策平台”)的身影。

  照搬美国白宫官网的请愿网页“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台湾当局的所谓“国家发展委员会”于两年前设立“公共政策平台”。主要流程为,网民向平台后台发起并提交提案,“国发会”在后台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得以准许在平台上呈现并开放联署。

  如果某个提案的联署超过5000个便得以成案,未超过5000个联署则不予成案。而提案一旦成案,“国发会”必须在一周内指定相关负责部门,在两个月时间以内对提案进行回应。

  这样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民意的公共政策参与平台,确实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如“目前台湾高中生普遍睡眠不足,上学时间应延迟”等提案就曾被台当局采纳并实施。

  但是,随着岛内当前意识形态操作以及政治清算氛围的日渐浓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背离了创立时的初衷,发生了质变。

 

  美国自2011年推行“我们人民”网站以来,受限于网民水平的参差不齐影响,所取得成效并不理想。虽然“我们人民”推行的目的是为了让美国人可以对政府的政策和行为提出意见和建议。但是,目前却出现被“玩坏”的迹象。各类稀奇古怪的问题层出不穷。美国国内关于修订门槛以及标准的讨论也持续不断。

  照搬“我们人民”模式,旨在收集台湾岛内民众关于民生等议题看法的“公共政策平台”,被“玩坏”的现象更为严重。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公共政策平台”中已成案的提案比例仅占3.7%。

  如果关注发起提案以及签名联署的网友资料,也可以发现,这些网民的姓名普遍以网名为主。而网民登录“公共政策平台”的方式甚至还可以利用不需要实名注册的社交网站账号进行关联登录。这也就是说,即使有网民匿名发起提案,并有超过5000个不具真实身份的网民进行联署,台湾当局也需要进行回应。

  事实上,由于网络空间的虚拟性特征,网络民意本来就带有一定的泡沫色彩,“权责对等”的规则对于网络言论也并未起到多大作用。由此,各种制造话题、不负责的言论借由“公共政策平台”成为社会热点,该平台也成为一个争议话题的官方传播载体。

  当然,通过在“公共政策平台”联署,继而成为争议话题,在岛内持续热炒,增加曝光度,对话题的传播度和影响力存在一定的好处。随着民进党的全面执政,擅长操纵民意的绿营势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平台。

  根据“公共政策平台”对外所公布的提案审核标准,只要网民提出的提案不违反法律法规和善良风俗,不涉及个人隐私等,都可以对外呈现并开放联署。

  然而在当局的操纵下,政治操作成为“公共政策平台”的一大特征,对于提案的审核完全以绿营意识形态为标准。在这种双重标准下,符合绿营意识形态的就准予联署,不符合绿营政策和意识形态根本就不给呈现的机会。“公共政策平台”已经成为绿营制造话题以及宣传意识形态的平台,原本作为反映岛内民众民意的平台,现在所反映的也只是被扭曲、被切割的片面民意。

  比如,绿营人士提出所谓“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五星(红)旗”的提案并成功得到审核以后,就有蓝营人士申请发起禁止在台湾地区悬挂“台独”旗帜的提案,结果却被“国发会”以所谓的“不能侵犯言论自由”而拒绝通过审核。而同样的,蓝营人士提出的“禁止把中文姓名改为罗马拼音”“支持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等提案,均未被审核通过。

  显然,是否提倡“台独”“去中国化”等,已经成为“公共政策平台”审核提案的唯一标准。而如果提案涉及到国家统一、反对“台独”等相关议题,根本就不会获得联署的机会。

  换句话说,只要没有违背绿营的意识形态,没有对民进党当局提出批评等,任何提案都可以通过审核。甚至,甚至不乏一些“与外星人建立外事关系”等内容乱七八糟,与经济、民生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提案。

  这就带来一种现象,自从民进党上台以来,与“去中国化”“台独”等政治操作议题相关的提案,出现的频次越来越密集。与之相对应,同民生、经济等议题有关的提案则越来越少。

  而“公共政策平台”所属的“国发会”,本来应该负责台湾地区经济、外贸等政策的规划与制定。之前,蔡英文当局已经派任了一位不具任何经济背景,连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ASEAN(东盟)都分不清楚的陈美伶担任“国发会”的负责人。

  现在,“国发会”又把大量的关注点放在操作“统独”议题上,并且以意识形态的标准审核提案。也难怪,有岛内媒体嘲讽,“国发会”已经通过“公共政策平台”,大跨步地赶上台湾当局立法机构,成为岛内乱源的第一名。

 

责任编辑:桂强

北京胶原蛋白面部提升线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